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请平常心看待朱民出任IMF高管

2018-10-31 14:30:16

请平常心看待朱民出任IMF高管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言人的宣布,来自中国的现任总裁特别顾问朱民于昨天正式出任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因此成为IMF在1944年成立以来首位出任副总裁的中国籍人选。  在拉加德宣布提名朱民出任IMF副总裁的10多天时间里,朱民已经成为国内一个重量级的人物。舆论以热烈的口吻来评价这件事,普遍认为,这预示世界金融格局将发生变化。由于有了朱民这样一位“超级沟通者”,中国在IMF中的利益诉求将得到进一步重视,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在IMF中的话语权也将得到加强。  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人选出任IMF的副总裁,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中国在世界经济事务中的重要性。从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现存的在美元主导下的全球金融体系的问题,因此,近两年来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都在呼吁对IMF进行改革,增加新兴国家的话语权。在此当口,朱民成为IMF的副手之一,与新兴市场国家的这种吁求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契合,但必须指出的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在这个国际组织中的话语权以此为标志得到了增加。  IMF作为一个国际经济组织,它的议事规则必须遵守国际组织的法定程序。IMF以各国或者各个经济体在这个组织中的出资份额来安排每一个参与者的议事权,在这一点上,它类似于一个股份公司。美国之所以能够在这个组织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并且至今仍握有“一票否决”权,这与它在这个组织中的投资份额有直接的联系。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人选出任IMF的副总裁,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总的议事规则。说得极端一点,当中国与其他国家在IMF内发生利益冲突的时候,朱民这个“中国人”不可能动用他副总裁的有限权力来维护中国的利益。  也许是巧合,就在IMF确认朱民任职的同一天,IMF发布的一份报告要求中国放手让人民币升值,引起中国政府不满,并授权中国驻IMF代表发表声明对此进行驳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不出朱民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于阻止IMF发表这样一份让中国不满意的报告起了什么作用。说到底,朱民不是中国派驻IMF的政府代表,而是IMF聘用的一位高级管理人员,只不过他正好具有中国国籍。朱民出任IMF的副总裁,固然可以认为是中国的一份荣耀,也可以理解为中国国际地位的上升,但更主要的还是他个人的成就,这是人才济济的中国对国际事务的一种贡献。  事实上,来自中国大陆的人选出任国际金融机构的高官,朱民并不是位。在他之前,就有章晟曼在1995年到2005年期间担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兼秘书长、世行高级副行长、世行常务副行长等职务。2008年,中国的另一位着名经济学家林毅夫被任命为世行副行长。但我们必须注意到的一个事实是,在章晟曼、林毅夫出任世行副行长期间,中国在世行的话语权并未因此而增加,两位来自中国大陆的高官此时虽不能说已脱去“中国人”的外衣,但必须成为一个“世界公民”,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胜任所担任的职务。现在,朱民出任IMF的副总裁,同样必须完成身份的转变。因此,把朱民出任IMF高管看得太重,是不切实际的思维,它反而有可能遮蔽我们对IMF保持清醒的认识。  目前,随着IMF出现人事变动,这个机构似有改革的迹象。但对IMF来说,首要解决的问题却并不是中国翘首以盼的权重改革,而是欧洲国家的财务危机。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欧猪五国”(注:portugal葡萄牙、italy意大利、ireland爱尔兰、greece希腊、spain西班牙合称“piigs”)的债务危机爆发已经年余,一直未能得到解决,近欧债危机持续发酵,意大利的资产价格持续下跌,引发全球资本市场和商品市场再一次出现剧烈动荡。如果这股仍在恶化的欧债危机不能得到有效遏制,很可能会使三年来各国抗击金融危机的努力付诸东流。在这方面,IMF已面临巨大挑战,新任总裁拉加德和包括朱民在内的同僚们必须找出有效的化解之策,才能使IMF赢得世界的信任。(媒体从业者 周俊生)

混凝土输送泵
回收电池
兑换现金的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