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村长办公室br傅村长点头哈腰

发布时间:2020-05-21 22:22:33 编辑:笔名
场:村长办公室
傅村长点头哈腰,敬烟,点火。王副县长坐在沙发上抽烟,打了一个哈欠。县长夫人朱好照着小镜子补妆。龙秘书戴着墨镜,手提一个小箱子,表情严峻,如临大敌。
傅村长:您看,咱村的造纸厂就是这个情况。产量倒是不低,就是……
王副县长:就是什么?
傅村长:(低声)就是村民老是闹,整天瞎嚷嚷,说啥污染严重。其实,不过河水变了点色,死了几条鱼嘛。
王副县长:我也接到了举报,说你的造纸厂直接往河里排污,污染了河水、农田、菜地。这可不是小事,搞不好是要出问题滴。
傅村长:(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县长夫人朱好面前)我知道,我知道。我正准备整改。
朱好熟练地拿起银行卡,放进LV包里。
王副县长:话又说回来。改革嘛,哪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一点阻力滴,总要付出一点代价滴。但是,一切都要从大局出发,为经济发展让路嘛。河水变色也不是啥稀奇事,一把红豆撒水里,不也变成红色吗?
傅村长:(竖起大拇指)那是,那是。撒绿豆,也变绿。
王副县长:(微笑,轻拍肚子)你放心,有我在,你就大胆地干,撑起你们村的“鸡的屁”!
傅村长:(心领神会)您看,我这脑瓜子,一饿就蒙圈。这都晌午头了,您视察工作也够累的。咱们用点“工作餐”,垫吧,垫吧?
王副县长:(轻招手,村长贴近)不会是河水灌出来的菜吧?
傅村长:哪能?老范家菜馆有自留地,那青菜个顶个水灵,保证纯绿色。(神秘)还有特色菜呢。
王副县长与夫人朱好相视一笑。

第二场:老范家菜馆
范老板:喂,翠花。你过来。
翠花答应一声,从后厨里跑出来。
翠花:老板,啥事呀?
范老板:你是新来的,我叮嘱你两句。刚才村长来电话了,说县里大领导来咱们村指导工作。一会儿,你机灵点,好好伺候着。说不定村长一高兴,把欠咱们的白条给结账了。要真是那样,我给你发奖金。
翠花:俺知道了,你放心吧。对了,老板。俺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大领导呢。县里来的是啥大领导?
范老板:说出来吓死你!县长,王拔县长。
翠花:(笑)王八县长?
范老板:啥王八县长。姓王的“王”,雁过拔毛的“拔”,王拔县长。
翠花:差不多。
范老板:差多了。一会儿,县长和村长来,不许乱说。不准提“王八”两个字。
翠花:那一会儿上王八汤,俺咋说?
范老板:(略一沉吟)就叫“王7+1”。

第三场:菜馆雅间
领导坐定,范老板哈腰进屋。
傅村长:来,老范。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的父母官——王县长。
范老板:(受宠若惊)久仰,久仰。
王县长正眼不看。
傅村长:这位是王县长的夫人——朱女士。
范老板:幸会,幸会。
朱女士眼皮不抬。
傅村长:这位是县长秘书——
龙秘书:(面无表情)叫我“龙五”。
范老板:见过,见过。
傅村长:你见过龙秘书?他可是专门协助县长负责拆迁的。
范老板:电影《赌神》里见过,大陆公安冒充杀手“龙五”,那家伙,老逗了。真的黑帮大哥“龙五”,那可厉害了。
傅村长:得了,得了,别瞎扯了。快点弄菜去吧。哎,别忘了,整点特色的。
范老板:今天领导大家光临,我亲自下厨。保证领导吃好,喝好。(退下)

第四场:菜馆雅间
龙秘书打开小箱子,里面装着注射器和胰岛素。夫人朱好熟练地在王副县长的肚皮上扎了一针。
傅村长:咋了,您患糖尿病了?
王副县长:听说你也得这病好几年了。我跟你一样,三高一低,也算是密切联系群众。
傅村长:我也想密切联系群众。可是,村里人都说:“俺们刚吃上糖了,你就开始尿糖了;俺们刚用上卫生纸,你就用来擦嘴了。”您说,这话气人不?
王副县长:甭理他们。老百姓就是给脸不要脸。
傅村长:我患糖尿病是家族遗传,您咋也患上这个病呢?
王副县长:(感慨)主要是工作需要,身体负担太重。
夫人朱好:可不。小傅,你是不知道,我家老王一年有多忙。我大概算了一下,工作餐,会议餐,接待餐……一年里大大小小的饭局,不下千八百,就连早餐都不能在家吃。医生说他暴饮暴食,伤了脾胃,胰腺彻底失去功能,需要终身依赖胰岛素。(叹气)劝他只当耳旁风。为了工作和事业,连身体都不要了。
王副县长:(无奈)不喝得罪人呀!
傅村长:(感动)真是酒精考验的老领导!您是吃着黄连唱歌——
王副县长:怎么讲?
傅村长:以苦为乐。
王副县长:别人都以为我是胖大海,其实我是掉进了黄连水——
傅村长:啥意思?
王副县长:苦水里泡大的。

第五场:菜馆雅间
翠花端着“猪肉炖粉条”,走了进来。
傅村长:这菜叫啥名?
翠花:野猪林。
王副县长:这菜名有点意思,咋回事?
翠花:俺们用的是野猪肉,肥膘子少,营养高,比你们猪好。
夫人朱好:(正在照镜子描眉,一愣)哎,谁说我呢?
翠花:俺没说你不好,俺说的是野猪好。
夫人朱好:(不悦)怎么说话呢,嘿。拿我跟野猪比?
傅村长:(朝翠花使眼色)别瞎咧咧,快点端菜去。
翠花莫名其妙,退下。
傅村长:农村的傻丫头,缺心眼,别跟她一般见识。我知道是咋回事。这粉条子就好比树干,绿色的菜叶,好比树叶。野猪肉往里一放,就像钻进了树林子。这是咱东北名菜“猪肉炖粉条子”的升级版。
王副县长:看来你对烹饪很有研究?
傅村长:哪里,哪里。
夫人朱好:(得意地笑)这方面我老公可是专家呦。
傅村长:那是,那是。原来我是一窍不通,自从跟领导一起吃饭,我长了不少见识。感谢领导的栽培!
王副县长:(谦虚地笑)都是工作需要嘛。同志们辛苦了。
傅村长:为人民服务。

第六场:菜馆雅间
翠花端着“王八汤”,走了进来。
傅村长:这菜叫啥名?
翠花:叫“王……”,叫“王7+1”。
王副县长:这名有点意思,咋回事?
翠花:俺也不知道,是老板起的名。
傅村长:啥“王7+1”?不就是王八吗?还装啥深沉呢!
翠花:俺啥也没说。
王拔县长脸色铁青。
傅村长:(恍悟,尴尬)那啥,这是甲鱼!老鲜亮了。请县长和夫人尝尝。(对翠花说)听说你们整的“苏格兰打卤面”不错。给我们每人上一碗。
翠花伸出手指头,开始数人头。夫人朱好被人指点,愤怒,用手拍了一下桌子。
傅村长:(急扯白脸)你数什么玩意?
翠花:俺属猪。
王副县长喷出一口菜,夫人朱好直翻白眼。
傅村长:我说,你这丫头,真缺心眼呀?
翠花:俺真属猪。俺哥比俺大两岁。俺哥没来,他要是来了,就告诉你,他属狗。
傅村长:(哭笑不得)你赶紧走。把你们老板找来。

第七场:菜馆雅间
范老板捧着一瓶茅台酒进来。
傅村长:我说,老范,你雇的是啥服务员?满嘴跑火车。你这菜馆,以后还想不想开了?
范老板:想,当然想了。我这菜馆,要不是领导捧场,早就黄摊子了。翠花那丫头嘴笨,不会说话。我代她向领导赔礼。回头我就把她开除喽。
傅村长:你说咱们县长多忙。昨天在县里刚开完“肠胃扩大会议”。明天还要带着“解馋团”去国外考察。就这,百忙之中,抽空来咱们村指导工作。你说,咱们能不感激吗?能不来点实惠的吗?
范老板:必须的。我给三位领导各倒一杯酒。然后,我来个“深水炸弹”,先干为敬,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
傅村长:(将范老板拉到门口,低声)我说你,比那傻丫头还缺心眼。你拿着茅台酒瓶子倒酒,能行吗?现在上面查得紧,王县长落下一个毛病,不把酒装在矿泉水瓶子里,不敢喝。明白不?
范老板:哎呦,我把这茬儿给忘了。
范老板退下,换矿泉水瓶盛酒,再上。给每人斟了一杯酒,然后自己拿一个扎啤杯,倒入啤酒,又将一杯三两白酒沉入啤酒杯,一饮而尽。
王副县长:(点头赞许)人才啊!
范老板:各位领导请慢用。以后常来小店坐。咱们的菜都是自种的,新鲜,绿色。小笨鸡,笨鸡蛋,没激素。尤其是这王……7+1,都是从县里运来的,活蹦乱跳的。到我这来,都是我养活。那家伙,一个个胃口贼好,可上食了,老能造了……

共 0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乡村造纸厂违规生产;王副县长公然收贿放行开绿灯,并在下级面前公然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耻笑群众“甭理他们。老百姓就是给脸不要脸。”诚如村长奉承话说的:真是酒精考验的老领导!傅村长:(将范老板拉到门口,低声)我说你,比那傻丫头还缺心眼。你拿着茅台酒瓶子倒酒,能行吗?现在上面查得紧,王县长落下一个毛病,不把酒装在矿泉水瓶子里,不敢喝。明白不?——呵呵,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可不真是一个恬不知耻的贪腐干部?正如范老板调侃的:各位领导请慢用。以后常来小店坐。咱们的菜都是自种的,新鲜,绿色。小笨鸡,笨鸡蛋,没激素。尤其是这王……7+1,都是从县里运来的,活蹦乱跳的。到我这来,都是我养活。那家伙,一个个胃口贼好,可上食了,老能造了……——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很有现实批判意义的微电影剧本。推荐品读。期待更多好剧本亮相本系统。【编辑:晋忻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222028】
1 楼 文友: 2014-02-22 1 :04:54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好讽!重庆五洲医院万志梅
盛京医院徐春雨
老年人小腿肌肉疼痛怎么办
银川白斑疯医院
金昌治疗白癜风方法
镇癜风治疗费用
吴忠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泰安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