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强法宝商 正文 第九十九章-铁翎秃鹫

发布时间:2020-02-15 20:20:03 编辑:笔名

强法宝商 正文 第九十九章 铁翎秃鹫

一只翼展足有三丈的铁翎秃鹫,正悠闲地翱翔于空中。

它并不饿,两天前它刚擒获一只岩壁松鼠。这岩壁松鼠喜欢在垂直的岩壁上筑巢、觅食。

岩壁上有许多灌木丛,其上一年四季都挂有小浆果,而这些浆果就是岩壁松鼠的。

飞翔于空中的掠食性猛禽是它们的天敌。

这只铁翎秃鹫嗅到了它喜欢的腐臭的味道,这意味着它可以不劳而获。

可是,下面是一片浓雾,以它犀利的眼力,也不能看到,散发出这气味的尸身所在。

不过,因为不饿而显得悠闲的它,有足够的时间寻找到它的下一顿大餐。

这只铁翎秃鹫就循着气味的来源,在浓雾中盘旋而下,越来越浓郁的腐臭味就是它的向导。

循着越来越浓郁的腐臭味,这只铁翎秃鹫在穿过了浓雾后,终于见到它寻找的目标。

那是一具人类的“尸身”。

这只铁翎秃鹫心里窃喜,立即向“尸身”扑来。

它选择了肉多的地方降落,双爪上锋锐的爪尖刺入了“尸身”的大腿。

又饿,全身又疼又痒的陈德,被这些痛苦折腾得半梦半醒般,在铁翎秃鹫降落于他的大腿上时,陈德被新的刺痛惊醒了。

刚睁开眼,就看到铁翎秃鹫那带着弯钩的尖喙就要啄到他大腿上。

陈德大惊之下,能动的左手狠狠地以手刀的形式,砍向这铁翎秃鹫。

这铁翎秃鹫大惊,“尸身”怎地复活了。

而且,那记手刀在它眼里是相当犀利的,它感到对它有致命的威胁。

已腾空而起的它只好仓皇而去。

饿得发晕的陈德看到乘风而去的铁翎秃鹫,心里感叹道:好大一只鸟。

下一瞬间,他恍惚间似乎看到一只飞着的烧鸡。

陈德已经饿得产生幻觉了

这一瞬间的幻觉,在他昏沉的脑海里,似一道闪电照亮夜空般,带给了他灵感。

陈德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就着落在这铁翎秃鹫身上了。

等待中的陈德,开始产生焦躁之感时,一只更大的铁翎秃鹫穿过浓雾出现在陈德的眼中。

心里微喜的陈德赶紧屏住呼吸,抑制自己的心跳,全身放松。

不过,他悄悄启动了念力,目前他的的强力依靠。

这只铁翎秃鹫却是只饥饿中的大鸟,翼展将近四丈。

一瞅见地上一动不动的人类“尸身”,它没有犹豫,径直扑向人类“尸身”。

大餐近在眼前,大鸟愉快地准备降落。双翅优雅地展开,往下舒展地伸出它的双爪,准备降落在肌肉丰厚的人类“尸身”的大腿上。

可是,突然间,人类“尸身”的左手快速的一动。

大鸟错愕间,一个黑点带着尖啸声直扑它的要害。

这是念力带给陈德的好处,在铁翎秃鹫进入他的念力所能感知范围时,陈德的念力侵入了它的躯体,很快找到了它的心脏所在的位置。

陈德明白自己现在极其虚弱,他只有一击的机会,这一击决定他是否能活下去。

所以,陈德发出这一击之前,静躺在地上多时的他,已经在脑子里,推演过多次这关键的一击了。

陈德反复考虑、推演下,他找出要使得这一击成功,他要做到三点:一是出手的时机;二是要击中要害;三是足够的打击力度。

铁翎秃鹫准备降落到他身上时,就是出手的时机。

陈德将早就扣在手中的一块尖锐的石头,以甩手箭的手法甩出,而且,锁定了铁翎秃鹫的心脏。

这一击将决定陈德能否活下去,因此他拼尽全力,并为这一击,他已经做出了充足的准备。

铁翎秃鹫一惊之下,赶紧振翅往上飞。

可是,迟了。尖锐的石头撞断了它的肋骨,扎进了心脏里。

振翅而上的去势,随着铁翎秃鹫的生机消失而停顿,这只铁翎秃鹫一头就往下栽。

大鸟的尸身盘旋着落在了离陈德几丈远的地方。

大喜的他,连滚带爬地挪到铁翎秃鹫处。

用牙、左手将铁翎秃鹫颈部的鸟毛扒光了,然后咬住铁翎秃鹫的颈脖,*起铁翎秃鹫的血来。

一入口,就是一股直冲脑门的腥味。

但是,陈德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么多天滴水未尽,快要渴死的陈德,对于这满是腥味的铁翎秃鹫的血,现如今,他就当它是琼浆*,大口大口地*着。

解渴之后,陈德因腹中有了东西,精神大好。

陈德继续以牙、手先清除大鸟的羽毛,然后狼吞虎咽般,生吃起鸟肉来。

铁翎秃鹫的生肉除腥味外,细嚼之后,也有淡淡的甜香味。

如果加上昏迷的时间,陈德怕不是有十多天没有进食了,饥饿加上求生的强烈,使陈德毫不在意铁翎秃鹫的生肉,他一直吃到吃不动为止,才停止进食。

铁翎秃鹫身上,以大腿、双翅及胸脯处的肉为厚实和鲜嫩,陈德都是找这些位置下嘴。

其他部位,如头颈部、背部,更不用说大鸟的内脏了,陈德基本没动。

一是不想吃,二是来不及了。

此时的时节,正是夏末秋初之时,天气仍炎热。

两天之后,这只不小的铁翎秃鹫的剩余部分,就开始散发出腐臭的味道。

陈德无论如何,他可不像铁翎秃鹫那样能吃腐肉。

陈德只有把它弃之一旁。

又不能扔得太远了,因为,它刚刚产生的淡淡的腐臭味,让陈德想到了,这具铁翎秃鹫的尸身,就是他钓来其他铁翎秃鹫的的诱饵。

接下来的日子里,陈德就必须忍受这具尸身所散发出的,越来越浓的腐臭味。

铁翎秃鹫之所以被称为铁翎秃鹫,就是因为它的几根靠近翅膀根部的翎羽比较特别。

陈德从这只铁翎秃鹫的每只翅膀上,各得到了六根这样的翎羽。

这十二根翎羽又大又长。它的羽杆坚韧富有弹性。羽柄又直又长,极硬却极有弹性,被人硬弯之后,一松手它竟恢复如初,铁翎之名由此而来。羽柄的,在圆滑地收束后,形成一个锐利的。

陈德将一支铁翎羽用左手掂了掂,发现除了轻一点之外,这铁翎羽非常适合以甩手箭的方法甩出,准头和威力都不错。

试了一根后,陈德一下子就有了十一根甩手箭。

击杀只铁翎秃鹫,对陈德而言的确是非常关键。

这一击的成功,可以说将陈德从被活活饿死的鬼门关拉了回来。

因为,陈德自从毙了此鸟开始,他就有机会吃喝不愁了,虽然他必须吃的是生肉、喝的是鲜血。

这不,没过几天,一只铁翎秃鹫就循臭而来,被陈德用两支铁翎羽用甩手箭的手法毙于手下。

隔三差五地,不断有铁翎秃鹫循臭而来,仿佛按时给陈德送食物般,全部被陈德如法炮制。

到了后面,陈德对于*铁翎秃鹫的鲜血、生嚼其肉已经腻味了。就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绝壁上,因为,上面不断地有岩壁松鼠觅食的身影。

终于,有一天,陈德逮住机会,连发三支铁翎羽射下一只肥大的岩壁松鼠。

这只岩壁松鼠估计是吞吃过灵草,身形比一般的岩壁松鼠要大许多,胆子也大许多。

所以它敢下到离坑底不高的地方觅食,普通的岩壁松鼠都不敢下到这么低的高度。

这只岩壁松鼠蕴含灵气的肉,使陈德难得地吃了一回没有腥气的生肉。

而且,陈德吃下蕴含灵气的肉后,伤口愈合的速度加快了。

这使得陈德开始眼巴巴地望着绝壁,希望能再有这样的好运。

可是,后来陈德也射下过岩壁松鼠,但是它们的肉里却没有蕴含灵气。

陈德就这样,像一个基本每天都躺在地上的野人一般,过了有一个多月左右。

身边的铁翎秃鹫、岩壁松鼠的尸身越来越多,而且,他周围的腐臭味也越来也浓厚。

好在陈德的鼻子已经对这样的腐臭味麻木了。

陆飞燕终于将那颗茶树的茶叶采摘完毕,然后一转身,飘飘然就落在刘西丽的身边。

陆飞燕站稳了,捋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这才问道:“真的有人吗?在哪儿呢?”

刘西丽用手指向陈德躺着的位置,答道:“你看,就在那。我刚才还踢了他一脚。”

陆飞燕顺着刘西丽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有一人怪模怪样地躺在那。

她随后有点奇怪地问道:“小丽,你怎么离他那么远?”

刘西丽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说道:“下面好臭的!”

陆飞燕虽然是不紧不慢的性子,但是她也是比较细心的。认真地看了一番躺在地上那人的情形,然后就对刘西丽说道:“那人看上去,肯定受了极重的伤,而且,他竟然自己料理了那么多伤口。”

(请看官不吝动动指头,收藏或者投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