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连续四年“钱紧”山东富豪邵仲毅旗下晨曦集团申请破产重组

发布时间:2018-12-10 22:44:55 编辑:笔名
连续四年“钱紧”山东富豪邵仲毅旗下晨曦集团申请破产重组 在刚过完五十岁生日的那个月,曾经的山东富豪邵仲毅破产了。 邵仲毅是山东省重点工业企业晨曦集团的董事长。2016年,他以190亿元身家登上胡润的山东富豪榜,排名第三。2018年7月16日,晨曦集团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莒县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法院查明:山东晨曦集团现已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根据莒县人民法院今年7月20日至7月26日作出的一系列裁定,晨曦集团及关联的17家公司、下属海右石化集团及关联的两家公司,共计21家公司的破产重组申请已被受理。 晨曦集团申请破产,距离邵仲毅成为山东首富仅过去不到900天。邵仲毅则多次表示,银行抽贷让实体经济面临困难。 破产迷雾:总部仍有工人上班 在山东莒县,向当地人提起晨曦集团,人们几乎都知道邵仲毅经营的企业“近破产了”。 一位出租车司机敲了敲自己架在中控台上的手机:“在今日头条上看到的,晨曦破产的事推送了好几天。”一位穿着莒县当地另一知名企业浮来春集团工作服的公交车司机告诉新京报记者,邵仲毅是人大代表,晨曦破产当地都知道。 在莒县官方的表述中,晨曦集团尤其是旗下经营石油化工业务的海右集团是拉动增长的骨干企业。据莒县政府官网,晨曦集团2011年上缴国家各种税金41.144亿元;2014年上半年上交国家各种税金达47.25亿元。 据莒县人民法院发布的公告,查明晨曦集团现已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 “对我们来说也很突然,我们是看到法院网上公告才知道晨曦破产了。”莒县经济和信息化局(以下简称“经信局”)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名负责人说,经信局的工作人员已在7月28日前后赴企业了解情况。不过他表示,目前企业仍在正常生产经营。 新京报记者在8月5日和6日两天走访了位于刘官庄镇的晨曦集团总部。上午7点半以后,陆续有员工走进大门,在大厅左侧的指纹考勤机上打卡。不时有印着海右石化字样、可载50-60人不等的大巴在此停靠,接上身穿浅灰色工作服的员工前往10公里外的晨曦集团下属的海右公司上班。一名已在海右工作八年的员工告诉记者,早上的大巴共有六班。 被问及是否担心公司破产重组会带来工作变动时,记者采访的所有员工都给出了否定答案。按照莒县人民法院的公告,晨曦集团及关联企业的破产重组目前处于债权人向债务管理人申报债权阶段。“债还没算完,还是上班的。”晨曦集团的门卫说。一名员工告诉记者:“(集团)总有其他大企业接手的,(公司)这么多人在。” 8月6日,莒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一名领导通过下属回复新京报记者:晨曦重组期间运行比较稳定,官方不太希望过多渲染,以免干扰重组。 低调邵仲毅和他的“两桶油” 作为晨曦集团董事长的邵仲毅在媒体前露面极为有限。在公司总部,有员工告诉记者,这里一般很少能碰到邵仲毅。 晨曦集团的布置透露出一丝邵仲毅的喜好。集团东南角一块刻着“晨曦”二字的一人高集团石背面,镌刻着两句《东方红》歌词。晨曦集团官网一篇2013年的报道中,邵仲毅提到自己创业艰难的时候受到了长征精神的鼓励。 据媒体报道,邵仲毅起家于1994年,当年26岁的他凭凑来的5000元钱接手了一家只有14人的乡镇企业沂蒙塑料厂。创业初期邵仲毅与下属开着厂里的一辆旧桑塔纳四处寻找原料供应商,经常连夜赶路,后备厢里装着煎饼,饿时以凉水就煎饼充饥。 邵仲毅用了六年的时间,把一家作坊式的塑料厂,做成了一个大型塑料加工企业,并取得了自营进出口权。2003年莒县国有企业改革中,邵仲毅兼并了当地即将倒闭的莒县化肥厂。 2005年,晨曦集团开始涉足石化;2006年,获批商务部颁发的燃料油进口资质;2013年,取得成品油批发经营资质;2016年,获得国家发改委与商务部批复的320万吨/年原油非国有贸易进口使用资质,成为国内13家拥有自营原油进口资质的民营企业之一。 晨曦集团的另一大主营业务是大豆业务。2006年邵仲毅重组当地植物油厂。随后不久,晨曦便成为我国的大豆进口民营企业之一。数据显示,晨曦集团在2012年共进口大豆551万吨,约占全国当年进口总量的9.44%。 据晨曦集团官网,集团的贸易业务主要涵盖大豆、燃料油、原油、石化产品的进口加工等业务,其中大豆贸易是主体;贸易业务2016年实现销售收入261亿元。 关联公司倒闭与资金危机 法院公告显示,晨曦集团及关联的17家公司、下属海右石化集团及关联的两家公司,共计21家公司破产重组被受理。在这些被受理的企业中,记者走访发现其中不止一家疑似早已停止运营。 据莒县政府官网,晨曦集团旗下的晨曦化工与永飞国贸在2013年前十个月累计进口43.4亿美元,占全县进口总量的95%以上。 位于206国道沿线的两家相邻企业莒县弘润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润建筑”)与山东

连续四年“钱紧”山东富豪邵仲毅旗下晨曦集团申请破产重组

永飞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飞国贸”)皆是晨曦集团申请破产重组中的关联企业。弘润建筑公司内可见设施闲置,一些还在厂房工作的人员表示他们与晨曦集团没有关系。 永飞国贸公司办公楼背向国道的入口处挂着“聚化网”的招牌,公开资料显示聚化网是一家化工原料现货交易平台,由与晨曦集团无关的日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开发运营。此外楼内没有办公迹象,经理室中一名否认自己与永飞有关的男子告诉记者,永飞国贸“前年就没人了”,弘润建筑的场地也已出租给其他单位。 对于晨曦集团及其下属关联企业的破产,一种较为广泛的说法是资金链断裂。 “晨曦集团特别是海右石化,在我们当地石化产业算是一个龙头,产业链条一直是在升级的。生产经营没什么问题,有可能就是缺钱。”上述经信局负责人告诉记者。 2012年前后,晨曦集团在邵仲毅的指挥下进入了一段急速扩张期。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晨曦集团投资37亿元用于莒县县域十大项目建设;在西双版纳、陕西、江苏、青岛、临沂等地投资了30多亿元的建设项目。邵仲毅2013年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两三年内这些项目能够全部建成投产,“届时等于再造一个晨曦集团,使销售收入过千亿,上缴税金突破200亿,跻身全国企业500强”。 关于这些项目后续未再见到相关报道。过广过急的投资被认为是给晨曦集团埋下了隐患。 四年前资金危机已爆发 2014年8月,晨曦集团的资金流动性紧张爆发,莒县政府官方的口径是受贸易融资风险影响。随后当地政府迅速介入,采取财政资金“过桥”、发放银团贷款、加快企业瘦身、优化治理结构等系列措施。当月晨曦集团成功发行20亿元短期融资券,由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主承销。此后在2015年晨曦集团还陆续传出文化资产拟借壳上市、拟将子公司推向新三板、启动30亿元公司债发行的消息,但未见下文。 2014年8月晨曦集团资金问题爆发至2017年下半年,县级与省市级领导曾多次赴晨曦集团调研企业融资风险化解工作,主要基调是推动加强企业、政府、银行的合作。 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晨曦集团和海右集团此前曾因资金问题与金融机构陷入法律纠纷。 浙江省杭州市中院2016年11月的一份判决书显示,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要求冻结被申请人海右石化、山东晨曦、邵仲毅、吴海军(海右石化法人)银行存款7726余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等值财产,法院裁定予以执行。2017年12月,杭州中院判定海右石化向民生金融支付全部未付租金6411余万元,并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1314余万元,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邵仲毅、吴海军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16年11月,交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将海右石化、山东晨曦等单位起诉到法院,请求法院判令海右石化返还租赁物、设备,并支付按全部未付租金数额计算的损失暂计为人民币2.97亿元及利息。 邵仲毅多次“吐槽”银行抽贷 破产之前,邵仲毅曾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公开“吐槽”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2015年在全国两会期间,邵仲毅曾对媒体表示,银行陆续通过让其提前还款、贷款到期后减少放贷额度等方式,逐步减少了晨曦集团的贷款,与上一年度相比企业总贷款数量减少了1/3左右,银行高速“抽血”。 2017年两会上,邵仲毅表示,“2013年,银行突然抽走了晨曦集团190亿元流动资金,使得企业一度面临非常艰难的境地。” 邵仲毅称,“尽管中央政府反复强调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但2016年实体经济,仍经历了困难的时期;如果支持实体经济的相关政策和改革真正落实到位,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 (责任编辑:李伟)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黑龙江涤纶纤维厂家
山西普洛菲斯厂家
德州足部防护厂家
高性能电线电缆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