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思路小说毒西瓜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19:11 编辑:笔名

廖东成是乡里的瓜农,虽然今年田里的西瓜大丰收,可是廖东成却是愁眉苦脸,整天唉声叹气,一方面是因为地里几万斤的西瓜现在根本就卖不出去,一毛钱一斤也没有人要,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儿子小涛高考考了六百多分,是乡里的高考状元,刚收到了医科大学的通知书,可是廖东成却拿不出几千块的学费。整个乡里的瓜农都因为西瓜烂在田里欲哭无泪,因为全国很多报纸的新闻都在铺天盖地地报道黑心瓜农往西瓜里注射红药水,从而赚黑心钱,所以那些大城市里的人们都不肯买西瓜吃了,造成了西瓜现在只能烂在田里。瓜农们都恨死了那些做这些新闻的记者,廖东成这天和几个同乡的瓜农商量怎么卖西瓜的事情,商量了一天也没有什么办法。  回到家里,廖东成看见了小涛正在往炉灶里塞柴火,而小涛的眼睛却是通红通红的,廖东成看见炉灶里有几张纸在里面燃烧,马上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廖东成不顾火烧伸手急忙从炉灶里抢出了几张纸,打开一看,原来医科大学的通知书,已经烧掉了一个角。廖东成朝小涛怒吼道:“你知道你在烧什么啊?是我们全家的心血啊!”可是小涛抹泪道:“家里已经没有钱了,我不想上学了。”廖东成此时也忍不住抱头与儿子哭了起来,他暗暗下定决心,既然田里的西瓜没有指望了,就一定要出去赚钱了,哪怕是做牛做马也要给儿子赚到学费。  廖东成于是收拾了几件衣服,于是就到省城去打工。可是来到了省城,廖东成才发现自己这种四十多岁又没文化的人很难找工作,就是去做个装修工也因为没有经验没有人要。在省城里溜达了几天,廖东成身上带的几百块钱路费都快花光了,眼看大学开学的时间快到了,他心急如焚。一横心,廖东成听说现在大城市流行用迷药迷倒有钱人,然后实施抢钱,他于是去找了个黑市买了一些迷药,决定在儿子开学前去抢一票,哪怕就是自己去坐牢,也要把儿子小涛送进大学的校园。  这天,廖东成一直在寻找动手的目标,恰好在一家酒店门口发现几个以前到乡里来收西瓜的瓜商。他心里寻思,乡里的农民都已经亏得血本无归了,而这几个瓜商却还可以到这里的大酒店来花天酒地,于是决定跟踪进去。果然看见那几个瓜商定下了一个包厢,然后就去舞厅选几个小姐,廖东成趁机钻进了包厢,躲在包厢里的一个角柜里面。  等了一会儿,几个瓜商带了几个小姐嬉笑着回来了,廖东成从柜缝里望出去,只见几个瓜商阿谀奉承簇拥着一个中年胖子进来了。那胖子左拥右抱两个小姐,一伙人在包厢里饮酒作乐。廖东成听见那些人都在把那胖子叫做王大记者,他耐着性子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等到那王记者玩够了,把小姐赶了出去,开始商量正事。几个瓜商神秘地把小姐都送出了包厢,然后都围住了王记者。廖东成心里很纳闷,这些没有文化的瓜商,跟一个记者勾结在一起有什么用。  王记者让一个瓜商守在了包厢外面,然后从随身的皮包里掏出了一大包东西,几个瓜商紧张地围在周围。一个外号叫猴子的瓜商笑着对王记者道:“王记者,你那篇报道西瓜打了红药水的报道一出来,我们的生意就很难做了,西瓜越卖越便宜了!多亏您后来照顾,我们跟着发了大财,这次您给我们多少货啊?”王记者抖了抖手里的那包东西得意道:“我也不知道那些市民为什么相信我那篇报道,那纯粹是我的瞎编,你们应该也知道,西瓜打了红药水就会溃烂,在仓库里也放不了很久。”猴子点头道:“往西瓜里打红药水,我们都晓得这是亏本的买卖,红药水一块多一瓶,打到西瓜里还赚不回这一块钱。我们兄弟几个也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编那片新闻?”说完,几个记者也开始起哄。躲在柜子里的廖东成拳头快捏碎了,原来那些让西瓜烂在地里的谣言就是这个胖子造的,他恨不得冲出去揍那个王记者了。  王记者把自己手里的那包粉末往几个排列的大杯子里倒了进去,一边道:“其实我报道那篇新闻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我们做生意的方便:把我的货折注射到了西瓜中,现在舆论和社会都接受了西瓜里注射红药水的新闻。假如我的西瓜被警察发现了,他们也只会当一个打了红药水的西瓜扔掉,可以为我们做掩饰!”几个瓜商都伸出大拇指道对王记者的想法表示佩服。廖东成心里越来越清醒了,这几个瓜商与这个记者的背后一定有更大的阴谋。  这时,猴子也问道:”王记者,这次我要把一万斤西瓜运到广州去,您给多一点的货给我,我替你运到广州去!”其他几个瓜商也强烈要求更多的货,廖东成很想看清楚是什么货,他冒险扒开了一条缝,看见王记者把手里一大包白色的粉末倒进了桌子上的五个大杯子里面,大概那些粉末有五六斤。王记者倒完了,然后往杯子里加上了一些酒精,正色道:“这次我给每个人分配了一斤的任务,从这边运到广州,每个人至少可以赚几万块。但我警告你们,你们把货物注射到你们的西瓜里,一定要做好标志,不然没有货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廖东成一听,已经明白了那些白色粉末是什么东西了,他心下大惊,原来这个记者居然是个大毒枭,这一次一定要跟踪到底。  几个瓜商纷纷从包厢的沙发里拿出了各自的西瓜,王记者也拿出了一把很小的针筒,递给瓜商一个人一个,让他们各自往自己的西瓜里注射溶解了毒品的酒精。一个瓜商摸着西瓜道:“那些笨警察一定没有想到海洛因微溶于水,但却易溶于酒精,现在这个西瓜已经不只是西瓜了,现在可以叫做金瓜了!”王记者满意地望着那几个西瓜,道:“我们大家是有财一起发,你们把这些金瓜掺到你们那一车车的西瓜里,没人能查出来的。等到了广州,你们把金瓜选出来,放到冰箱里冻一冻,水比酒精要早结冰。等到西瓜结冰以后,你们把西瓜切开,酒精还是液体,就会从西瓜里流出来。而这酒精里就溶解着海洛因,你们把流出来酒精装到瓶子里,交给在广州接货的人,就可以拿到你们的报酬了。另外,你们剩余的西瓜都还能卖出去!”几个瓜商都对王记者点头哈腰道:“多谢您给这个发财机会,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廖东成这才明白为什么西瓜越卖越便宜的情况下这些瓜商怎么还能发大财,王记者命令几个瓜商现在就在毒西瓜上做标志,免得到时忘记了。廖东成看见了几个瓜商都用了小刀子在西瓜的底部刻了个十字,然后就把西瓜当做宝一样收进了各自带来的密码箱里。这时外面放哨的瓜商几个小姐也放进了包厢,一伙人开始寻欢作乐,而廖东成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几个瓜商和王记者终于离开了包厢,各自散去了,而这时廖东成偷偷从包厢里钻了出来,悄悄跟踪上了猴子。只见猴子和几个瓜商拦了两辆的士,而廖东成也赶快拦了辆的士跟上去了。原来猴子这些人的几车西瓜今晚就要发货了,他们来到了水果市场,把各自皮箱里的西瓜都藏到了货车的隐蔽角落,藏在那几万多斤的西瓜里。几个瓜商忙完了,猴子对几个驾驶员道:“晚上十二点发货,车子里的瓜都要给我运到广州,就算是烂瓜,路途上也不准扔,给我全部运过去,到时每个人五千块奖金!”几个驾驶员忙答应了,瓜商们就得意地坐车离开了。  离晚上发车还有几个小时,几个驾驶员在车队办公室里打起牌,而而廖东成则偷偷转到办公室边,看见纯净水的饮水机正放在办公室外面的小房间里,他于是掏出了身上的迷药,控制了能让人昏倒一个小时的分量然后倒进了饮水机里面。天气热,几个驾驶员都出来倒了水喝,廖东成看了看表,果然半个小时后,那几个驾驶员都都在牌桌旁昏睡过去了。廖东成明白自己已经没有时间把那几个做了标志的西瓜从这几万斤的西瓜里找出了,他于是打开了自己随身折叠小刀,钻进了车子里,整整忙碌了一个小时,然后就在驾驶员醒来前就赶忙离开了。  这天,广州的瓜果市场,王记者已经和几个瓜商在这里焦急地等待瓜车的到来。这时,五辆大车缓缓开进了仓库,猴子问了问领头的驾驶员,道:“路上经过的那些关卡的检查,没有什么意外吧?”领头的驾驶员笑道:“您放心,这些西瓜虽然都被检查过了,都没什么问题,一路上我是多少瓜上车,就让多少瓜下车!”王记者于是掏出了几个红包交给了驾驶员,把他们打发走后,几个瓜商于是急忙冲到了,各自寻找带标志的西瓜。可是王记者却听到了猴子一个劲道:“不可能啊,不可能啊!”王记者心下大惊,冲了上去,问道:“是不是你找不到那个西瓜了啊?”可是猴子却捧着几个西瓜,愁眉苦脸道:“不是找不到,而是...而是找到了几十个!”这时其他几辆车上也传来了几个瓜商绝望的叫声,原来他们发现车子里几千个西瓜都被刻上了十字标志。王记者快气坏了,吼道:”不管怎么样,现在马上给我找到那几个西瓜!”几个瓜商在车子里翻了半天,可是还是满头大汗地面对几千个刻了记号的西瓜,无可奈何。  几个人找了半天,突然仓库外一阵尖利的警笛声已经响了起来。一群警察冲了进来。王记者和瓜商还没来得及逃走,都给抓了起来。廖东成带着一个警官模样的人过来,廖东成指着王记者道:“局长,就是他走运毒品,毒品就在车里的西瓜里。”局长厉声对王记者道:“这里的毒品源头警方一直没有找到,没想到是被你藏在了瓜里。”可是王记者却冷笑道:“我没有走运毒品,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据在哪里?没有证据,我就要通知我的律师来保释我们!”局长于是回头问廖东成道:“你知道那些毒品藏在哪个西瓜里吗?”廖东成一听,也摸了摸头道:“说句心里话,我给几千个西瓜刻上记号的时候,是为了耽误他们的时间,没想到现在还需要自己来找出来!现在要找出来,总不可能把上万个西瓜都打开吧?而且打开了西瓜,那酒精流走了,也就没有证据了!”于是王记者得意地笑了起来:“你们也找不到证据,就没有权利扣押我了!”  廖东成这时突然拍了拍脑袋,道:“我想起来,有个更好的办法,我们乡下人都要用的土办法!”说完,他忙请几个警察去抬一个大水桶过来,然后还吩咐了警察去买点什么东西过来。王记者掏出了自己的记者证,威吓道:“现在我要走了,不然我要把你们私自扣押的事情发到报纸上!”可廖东成却自信道:“就是你这无耻的记者,诬告我们瓜农给西瓜打红药水,你知道你害得多少瓜农破产吗?今天我一定要揭穿你!”  果然,几个警察抬来了一大桶水,廖东成抱起那些刻上记号的西瓜一个一个接连在那水桶里泡一会儿,然后把西瓜晾在一边。局长有点担心对廖东成小心道:“你的法子行不行啊?”廖东成拍了拍胸脯道:“您再等等,半个小时一定可以找出那个西瓜!”几千个西瓜都在桶里泡了一下,廖东成然后对搬西瓜的警察道:“你们查查那些西瓜,如果看见西瓜面上有明显的针孔,那就是毒西瓜!”果然几个警察去翻了翻那些泡过的西瓜,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五个西瓜的表面上都有明显的针孔。  廖东成指着五个西瓜,肯定道:“这就是那五个毒西瓜,局长,您可以让人去把它们放到冰箱,等西瓜结冰了,就收集里面流出来的酒精,这样就可以提炼出毒品!”局长半信半疑道:”你怎么这么肯定?”廖东成笑了笑,道:“其实原理很简单,我们乡下人都知道,蚊子咬过人的皮肤,抹上风油精就能让蚊子叮过的地方就会凸现。而在西瓜皮上,抹上浓盐水,表皮就会收缩,而被针扎过的针孔,就会变大,变的很明显!”听到这些,王记者和几个瓜商顿时跌倒在了地上,而局长开心地拍了拍廖东成的肩膀,道:“那要恭喜你了,你协助我们抓到这个大毒贩,可以得到一万块的奖金,以后你就可以不卖西瓜了。”  而廖东成心里却很开心,他心里早就打算好了,回家把奖金给儿子做学费上大学,而自己还要回家卖西瓜,因为毒西瓜的谣言已经要破了,西瓜又能卖好价钱了。   共 44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遗精
昆明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导致癫痫患者出现癫痫病的原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