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辐射短篇小说更合适如今的小屏幕

发布时间:2020-06-03 18:07:11 编辑:笔名

互联可能正在颠覆图书行业的多个领域,但是对于短篇小说作家来说却是一件好事。

短篇小说集是长篇小说的文学近亲,常常被人低估,现在由于电子版本的散布,它正在经历一场复苏。发行电子版不但为短篇小说带来了新的创作机会,也增加了作者的曝光率和收入。

不少短篇小说,这类情形异乎寻常,其中乔治·桑德斯(George Saunders)的《12月10日》(Tenth of December)在1月份出版时,不但在畅销书排行榜中迅速上移,而且取得了媒体通常保留给好莱坞电影的关注。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现象是,现在出版和即将出版的短篇小说集中,有很多不是来自像桑德斯这样一直更喜欢写短篇的作者,而是来自畅销长篇小说的作者,比如汤姆·佩罗塔(Tom Perrotta),他就正在回归到短篇小说上来。

近期已推出和行将推出的短篇小说集包括《莱蒙格罗韦的吸血鬼》(Vampires in the Lemon Grove),其作者卡伦·罗素(Karen Russell)的长篇《沼泽地》(Swamplandia)曾入围普利策奖;还有安柏·德蒙特(Amber Dermont)的部短篇小说集《破坏控制》(Damage Control),她的长篇《右舷的大海》(The Starboard Sea)是2012年的畅销书;另外一部短篇小说集《我们生活在水中》(We Live in Water)的作者是杰斯·沃尔特(Jess Walter),他在2012年推出畅销长篇《美丽的废墟》(Beautiful Ruins)以后紧接着就创作了这一部。

“这个趋势已发展了5年,现在达到。”卡尔·摩根(Cal Morgan)说。他是哈珀原创出版社(Harper Perennial Originals)的总监,去年之前,他经营着一个名为“52个故事”(Fifty-Two Stories)的短篇小说博客。 “由于互联的发展,对于有别于长篇小说的短篇故事,人们的接受度已经大大提高,我们看到有一批作家十分投入地进行了尝试。”

近几十年来,随着文学杂志停刊和缩减范围,单篇短篇小说的传统发行渠道已萎缩,但是互联为它们创造了十分巨大的消费需求。

例如,亚马逊从2011年开始提供“Kindle Singles”自助出版服务, 专门发行可以在两个小时内读完的短篇小说和非小说作品。虽然作品标价不高,通常为一两美元,但作者的分账比例取得高达70%:这样的收入受到初出茅庐的作者的欢迎,作家则有望从中获得丰厚回报。

另外,一些范围较小的互联出版商,比如Byliner,正在纷纭抢购短篇小说,而且作为短篇小说发行商,它们也正在吸引愈来愈多的读者。作者们表示,人们愈来愈多地在智能、平板电脑或电子书阅读器的小屏幕上阅读文学作品,篇幅较短的作品非常适合于小屏幕。

“短篇作品一次就能读完一篇,这类特性非常适合数字时期。”德蒙特说,她的短篇小说集将在下个月发行,“短篇小说以简洁见长,可以一口气读完,可以无穷次下载,而且在屏幕上浏览也很方便。”

她补充说,短篇小说也非常合适数字时代,由于读者“希望理解作品,并且希望这类理解比较深入,然后放下它,继续读别的东西。”毕竟,短篇小说正是这样的读物。

摩根说,为“52个故事”博客短篇小说的多年经验让他了解到,数字传媒正在影响那些刚刚成年的作者。

“过去几年从大学毕业的这一代作者,他们从小就跟文字亲密接触,跟之前任何一代作者都不一样。”他说,“我们那一代作者从小接触的是电视和这样的被动媒介;而他们这一代整天24小时互发短信。我认为这让他们具有了更多的自信和更加简洁的文风。”

佩罗塔是《2012年美国短篇小说》(The Best American Short Stories of 2012,霍顿米夫林·哈考特[Hought引起社会广泛热议on Mifflin Harcourt]出版社)的,他之前曾著有畅销书《选举》(Election,1998年)和《小孩子》(Little Children,2004年),好莱坞已经把这两部黑色小说都拍成了电影。在为《2012年美国短篇小说》筛选作品时,佩罗塔也发现,跟上一代短篇小说相比,这一代有个变化,但佩罗塔说,他不确定科技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我觉得短篇小说文体的标准已经变得宽松一些了,”他说,“这激起了我的兴趣,由于很多短篇小说读起来感觉像是长篇小说 它们的篇幅不是20页而是40页,并且会有视点转换,结构也比较复杂。”

佩罗塔对此非常感兴趣,以至于决心创作差不多20年来自己的部短篇小说集,这部名为《9英寸》(Nine Inches)的作品将在今年9月出版。

今年内将会出版的其他知名作家短篇集包括罗恩·拉什(Ron Rash)的《美景易逝》(Nothing Gold Can Stay)、萨姆·利普西特(Sam Lipsyte)的《趣事》(The Fun Parts)、曼努埃尔·冈萨雷斯(Manuel Gonzales)的《微型妻子》(The Miniature Wife)和雷蒙娜·奥苏贝尔(Ramona Ausubel)的《出身指南》(A Guide to Being Born)。

固然,短篇小说有着深厚的历史,很多文学大师都创作过使人难忘的短篇小说集,这里仅举几例 海明威(Hemingway)、纳博科夫(Nabokov)、契弗(Cheever)和韦尔蒂(Welty)。但是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是例外,由于一般来说,短篇小说容易被评论界忽视,更糟的是,销售量也比较低,所以出版商和作者对短篇小说集常常心存警惕。

但是如今,很游戏界面右上角的宝箱图标就可以领取随机奖励。虽然每次的福利较少多作家和出版商不但被短篇小说日益增加的艺术灵活性所吸引,而且也发觉到这个市场上的商机。去年的一些短篇集,比如纳森·英格兰德(Nathan Englander)的短篇集《当我们谈安妮·弗兰克时我们谈甚么》(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Anne Frank)和朱诺特·迪亚兹(Junot Diaz)的《你就这样失去了她》(This Is How You Lose Her), 不但取得了评论界的赞誉,而且销量也很好。

对知名作家来说,比如通过Kindle Singles发行短篇和中篇小说的斯蒂芬·金(Stephen King)和李·查德(Lee Child),就算作品销售单价较低,购买的人多了,收入也相当可观。而对不那么着名的作家来讲,Singles用低价吸引读者试读作品,从而增加了他们的曝光率。

比如,德蒙特目前正在亚马逊和巴诺公司(Barnes&Noble)的站上销售《高端大气的妻子》(A Splendid Wife),这是她行将出版的短篇小说集中的一个故事,售价为99美分。此举的目的是引发读者购买整本书的兴趣。

对短篇小说集的作者来讲,可以单篇出售故事固然非常有吸引力。在大多数时候,整书中至少有一部分故事已上市了。比如在桑德斯的《12月10日》中,除了一个故事以外,其他故事之前都已发行过,其中很多篇是刊登在了《纽约客》杂志上,但这并没有影响到《12月10日》的销量,这本书目前在《》精装畅销书排行榜上排名第五。

为兰登书屋(Random House)签下这本书的安迪·沃德(Andy Ward)说,当他碰到其他公司的同事时,他们都说这本书的销量鼓舞了他们。

“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希望,”他说,“有人说读者不愿意读短篇小说,但这本短篇小说集仿佛非常成功。”

(:野狸红)

为什么灰指甲久治不愈
体味重该如何缓解呢
治疗银屑病有药吗
做完狐臭手术会复发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