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今天科教界如何安心

2018-11-05 09:42:40

今天,科教界如何安心?

除了中科院院士、一线科研工作者、博士生导师这些身份之外,夏建白还多年担任《科学通报》主编,也曾是科教界政协委员。近年来,多方位的工作经历,让追求“安安心心作科研”的夏建白对我国科研体制、科研环境、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等问题有了更加宏观而深入的了解和观察。

采访中,夏建白就目前我国科教界存在的诸多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本报摘取其中片段记录于此,希望引发读者共同讨论和思考。

院士夏建白谈科研环境

目前,各行各业的人,包括科研人员、大学教员在内都有急功近利、浮躁的心理。科研人员要多出论文,还要在高端刊物上多出论文,就如干部在任期内要多出政绩。

这是客观环境造成的,几年提一次级、提一次职,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所以科研人员研究的问题,往往不是难的、基础的,也不是国家需要的、亟须解决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不一定能很快发表“高端”文章。因此,大家就要找一些国际上的热门,容易在高端刊物上发表的题目。

中国的物理学界有一个规律:几年出一个热门,过了那几年就冷下来,没人继续做,又去寻找新的热门。

要改变这种状况,首先要改变客观环境。经费支持方面,科研人员之间的差别不要太大,竞争不要这么激烈,要能够让大家比较从容地做好本职工作。

主编夏建白谈学术期刊

现在有许多人,包括领导在内都强调中国的科学期刊要“国际化”。他们理解的“国际化”就是聘请外国主编、副主编,靠他们的影响力组织国际上的专家投稿,从而提高刊物的影响因子。

国内已经有好几家这样的刊物。当然,这样做需要一些条件:,要有经济基础,请外国主编、副主编,没钱是不行的;第二,刊物的定位变成国际刊物,其中国内作者的文章就相对较少,而且水平也比不上国外学者;剩下来的事情,只有部、印刷厂在国内。

我认为《科学通报》不能走这种“国际化”的道路,还是应该以反映中国科学家在国内作出的成果为重。尽管我们的整体科研水平尚不如国际,但某些领域具有中国特色,同样具备国际水平,比如考古、地质、地理,以及纳米、医学、信息等“闪光”领域。这也应当是办《科学通报》的宗旨,它的英文名Chinese Science Bulletin,就表明他应该反映中国科学的成就。

导师夏建白谈人才培养

近出了两本书,一本是美国历史学家易社强写的《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一本是陈远写的《燕京大学()》。这两所大学在解放前都是很成功的大学,培养了许多人才。像黄昆先生,就是燕京大学的大学生,西南联大的研究生。

在研究这两个大学的成功经验时,两位作者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自由”。“联大的基本精神是自由。”陈远说,“学术研究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自由,没有自由,一切无从谈起。”

在某家报纸对易社强一书的介绍中,有这样一段话:现在说起西南联大,有些舆论主要强调其爱国主义精神和它的“学术成就”——“两弹一星”的“23位功臣”名单里,有8位出自西南联大。但在易社强看来,联大的基本精神是自由,包括“学术独立和个人自由”。

我同意国内舆论的观点,现在中国大学生就是缺少西南联大的这种“精神”:说大了是爱国主义精神,说小了就是不追求物质享受,勇于为科学献身的精神。

以自然科学为例,现在的大学比西南联大要自由多了,条件好多了,当年西南联大的光谱仪只有吴大猷从美国带回来的一台。现在的学生可以自由选择专业和导师。但是,他们都在考虑将来如何找到更好的工作,挣到更多的钱。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提倡的不是“自由”而是“精神”。人总要有一些精神,不能整天考虑物质利益的追求,为个人利益斤斤计较,在生活上互相攀比。(郝俊整理)

原标题:今天,科教界如何安心?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LCH-10KN
花椒苗价格
五莲红石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