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北京谋划“后奥运”场馆利用 避免“人走巢空”

2018-12-17 09:59:53
北京谋划“后奥运”场馆利用 避免“人走巢空” 在6月底举行的第119届国际奥委会全会上,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王伟介绍了北京奥运会筹备情况。

除国家体育场外,北京奥运会全部场馆的建设工作将于今年年底完成。

从本月起,陆续有各个项目的“好运北京”系列赛在北京、青岛、沈阳等六个协办城市举行,将对北京奥运会的举办、协调、场馆运行、城市接待能力等情况进行全面测试。

奥运会绝不仅仅是15天的赛事,如何能避免之后有可能陷入的“奥运低谷”,后奥运时代的体育设施如何做到可持续,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北京的难题世界的难题 “水立方”设计显示,通过奥运赛后改建,这里将成为北京型的水上游乐中心,为将来的市场化运营管理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据了解,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的31个比赛场馆中,新建场馆有12个,改建场馆11个,临时场馆为8个。

到目前为止,奏皇岛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已完工,所有新建场馆和国家会议中心、数字北京大厦、奥运村、媒体村和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等设施都已开工,大部分改建扩建场馆和临建场馆也在建设中。

奥运会后的体育场馆利用,既是北京的难题,也是世界性的难题。

雅典奥运会后不久,各方媒体便纷纷开始报导雅典人的苦恼:体育场馆和辅助设施因管理艰难而出现破败迹象。

在雅典市内,古代马拉松比赛跑道两侧的排水沟完全被废物堵塞;一座的篮球馆内部,顶棚破了几个洞,正往下滴着水;斯科尼亚斯赛艇中心的蔚蓝色水已经变成了褐色…… 奥运会后一年,雅典为维护场馆而花费了1亿欧元。

而整个奥运会场馆建设、奥运会经营和其他相干支出则达120亿美元。

雅典奥运会闭幕半年后的2005年3月,监察奥运场馆使用的国有公司负责人就心痛地感慨:“未来申办奥运会的城市应该从中吸取一些教训。

” 事实上,历史上举行过奥运会的国家很多都出现过“奥运低谷”,即奥运会结束后经济增长放慢乃至倒退的情况。

有关专家分析,其原因主要是由于举办城市都要大量投入,进行大规模的场馆建设、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环境治理。

但在建设时常常对场馆赛后利用和需求考虑不足,加上场馆用途的特殊性以及相关产业在奥运结束后调剂“船头”的滞后性,使得场馆、设施不可避免地出现空置,投资不可避免地出现“低谷”。

北京大学首都经济研究室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对九运会、亚运会、和大运会等新建和已建体育场馆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场馆在建成之日起就存在亏损,收入无法与日常维修和保护持平,高昂的收费又使一般老百姓无福消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