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官场风云 第474章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7:25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第474章

罗玲看着林思语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小女孩经过她几日的调教,现在看上去也没有一开始那种彷徨和紧张了,这个效果才是她想要的,去引诱一个男人,总不能还畏畏缩缩,打碎这个女孩心中的梦想和骄傲,教她如何去主动接近一个男人,这就是她这几天做的事,好在没白费功夫。

“走吧,跟我去见一下钱总。”罗玲站了起来,招呼着林思语。

轻敲着钱新来办公室的门,没等里头的声音回应,罗玲就径直推了进去,她这个助理还是有这个特权的,整个集团里,就她一人和钱新来是在顶楼办公,又是钱新来的贴身助理,两人的亲近关系也可想也知了。

钱新来正一脸阴沉坐在的椅子上,那虎狼一般的眼神盯着走进来的罗玲和林思语,刚接到的他,正憋了一肚子火,这会看到罗玲带着林思语进来,两眼更是眯了起来,看着这个花儿一样美丽的女孩,钱新来心里头也有冲动。

林思语低头站着,尽管这几日经过罗玲的调教,让她变得麻木和漠然,但一看到这个有些阴森的男子,她仍不由自主的会恐惧,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本能的害怕。

“钱总,怎么了,心情不好?”罗玲一看钱新来的脸色便知道对方肯定是又碰上什么不爽的事了,走到钱新来身后,笑着帮其揉起了肩膀。

林思语悄然抬头看了一眼,看着罗玲那妩媚的样子,心头一颤,不敢再多看,突然有些为对方的丈夫悲哀,对罗玲的丈夫,林思语印象颇深,在她们那小乡村里,罗玲的丈夫在早年算是少数几个大学生之一了,在小山村里那是属于轰动的事情,所以大家都熟知,更别提两家还是邻居,林思语以前对罗玲丈夫的印象还是很深的,也就是其读了大学之后,才很少再见到,直至后来结婚,也就是逢年过节才有跟罗玲一起回老家看望父母,林思语以前也见过罗玲好几次,一直羡慕这个来自城里,穿着打扮高贵优雅的女人,少女的幼稚情怀还曾经梦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那个大姐姐一样穿得那么漂亮,要知道,她们逢年过节也才有一件新衣服啊。

当时觉得罗玲端庄优雅,现在看着罗玲的样子,林思语想着罗玲的丈夫每每带着罗玲回到村里,别人一个劲夸他老婆多么多漂亮,其脸上那种骄傲得意的神情,林思语突然觉得很滑稽。

低着头,目光所及之处就是自己身上穿的崭新衣服,照罗玲所说,都是找人给她精心搭配的,漂亮确实是漂亮,也曾是她以前的梦想,只是现在看着,心里并没有半点兴奋。

“你都教导好了?”钱新来盯着林思语,目光闪动着。

“都教导好了,你随时可以派上用场。”罗玲笑眯眯的点头。

“可惜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了,我都不舍呀。”钱新来嘿然笑了一声,嘴上这么说,钱新来内心深处其实并没有多少惋惜,或许林思语的确长得让人动心,但对他来说,有钱什么女人都能搞到,何愁这一个。只要对方能将陈兴给勾上,对他而言才是的价值。

“钱总,要不我再给您物色一个,您就留着自己用嘛。”罗玲笑靥如花。

“算了,我没那个时间耽搁,再找一个还不知道要等多久。”钱新来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刚刚知道他那一百二十万竟被陈兴交到了纪委手上,钱新来差点没气出心脏病来,丫的,这狗日的陈兴,够狠的,钱不收也就罢了,竟然来这么一手,他也只能当那一百二十万扔出去喂狗了,根本不敢站出来说钱是他的,为那一点钱也不值当。

甭管陈兴是真正经还是假正经,反正现在看来是使钱是不管用了,钱新来也只能在色上面下功夫了,钱色钱色,男人不就是好这两样嘛,他就不信陈兴真的没有半点缺点。

“那就只能让她上了。”罗玲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她就爱听这个答案,“对了,钱总,你打算怎么安排她到那陈书记身边?”

钱新来没说话,起身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打量着林思语,眼里闪过一丝厉色,“你妈,我是帮你接到南州去治病了,只要你做的让我满意,给你妈花多少钱都无所谓,但你要是没给我用心办事,可别怪我翻脸了。”

“我……我会的。”林思语低声应着,声音有些恐惧。

“会就好,事情办好了,我也不是吝啬的人,除了帮你妈治病,给你的好处同样少不了,要是没办好,嘿嘿。”钱新来阴笑了两声,那声音对林思语来说就如同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恶魔。

烈日炎炎,火红的太阳高悬于空中,在望山这座山城,金秋的阳光总是带着几分令人陶醉的暖意,昼夜的温差让人忍不住喜欢在白天出来晒太阳。

车子疾驰在省道公路上,陈兴坐在车上,正在前往丽山县的路上,望山市下辖两区两市六县,陈兴打算利用半个月的时间全部走遍,对望山市的整体情况进行一个摸底了解,对于未来统筹全市发展,结合地域优势和实际情况发展县域经济,这些都是陈兴必须做的功课,刚来望山,陈兴就打算做这件事了,只不过一来就亲自带队赴南州招商引资,又是上省里要钱,这些事耽搁下来,到现在也才把这事提上日程。

转头看着车外,望山市的乡村没有南州那种密集的小楼房,村民自建的宅基地基本都是一层平房,而更多的还是那种木屋顶的土瓦房,从农村看地方经济发展,这是一面真实的镜子,半分都做不得假,不是那些可以美化和人为加工的经济增长数据能造假出来的。

陈兴思绪还停留在那一百二十万的钱上面,送钱的人也许不会真正跳出来,对方能一下子就拿这么多钱出来试图贿赂他,那就说明这些钱没放在他眼里,这落后的山城,有几人有那样的手笔?陈兴沉思着,可惜他对望山市的情况还只停留在表面的了解上,无从猜测,若是往新城集团那位跟他已经打过一次交道的钱新来头上猜测,似乎望山市也并不是只有钱新来才有这个财力,全市的民营企业还是不少的,其中有几家民企,规模也不小,是市里重点支持的企业,要说人家没那个财力也不可能,不能非把莫须有的罪名往新城集团上扣,所以在没有实质证据下,陈兴并没有过多的去质疑新城集团。

一码事归一码事,陈兴不会让自个对新城集团的印象和观感影响自己的判断力。

这些日子,接连有南州市的企业来望山市考察,陈兴对此也颇为满意,南州市一行总算没有白费,主要的是在南州担任了一年市长,陈兴也认为自己起码没落得太差的人缘,这让陈兴欣慰。

郑珏来望山市实地考察了两天,至于是否有投资的意向,目前还没有给答复,陈兴让招商局同郑珏保持联系,他自个偶尔也给郑珏打个,力争让四叶草集团在望山市投资,一个城市的发展,需要更多的外来投资,闭门造车发展不出一个经济强市,招商引资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书记,这丽山县还盛产铝土矿呢,有矿产资源怎么没发展起来呢。”黄江华看着丽山县的资料,作为秘书,了解领导所视察地区的情况也是必备功课,有时候领导发问的时候,能答上来,这时候更能显示自己的价值。

“有矿产资源不一定就能发展起来,你看川北省,那是矿产资源大省,还不是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陈兴笑道,“再说这丽山县的铝土矿资源,分布较散,再加上地形限制,并不太适合大规模开采,价值相对来说也就打了个折扣了。”

陈兴笑笑,说完还是补充了一句,“不过有资源总比没资源好,这也是优势。”

黄江华听着陈兴的话,微微点头,附和领导也是一种技巧。

“小黄,你和那沈小姐联系得怎么样了?年底有没有机会喝到你们的喜酒?”陈兴突然打趣道。

“书记,这事还八字没一撇呢。”黄江华没想到突然提这事,不好意思的挠头,他和私下里一直保持联系,毕竟是省分行行长的女儿,长相也过得去,黄江华心里并不排斥和对方发展下去,有句话说女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这男人何尝不是如此,娶个好老婆,少奋斗十年,黄江华跟在陈兴身旁,对此也愈发在意,面前的领导可不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吗,若不是成了张家女婿,陈兴就算自己再有能力,能在这个年纪就成为市委书记?这就是娶个有家世背景的媳妇的好处,能够成为自己事业上的助力。

黄江华自认为自个能力也不差,现在给陈兴当秘书已经为他日后的前程先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若是和沈慧宁真走到了一块,那日后沈家就是他的一大助力,能帮助他在官场上走得更远,当然,陈兴这个领导的大腿也得紧紧抱住,黄江华知道,只要他紧跟陈兴的脚步,陈兴始终会是他的贵人。

“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尽快找个好姑娘成家了。”陈兴微微一笑,“我问你同那沈小姐发展得如何,也不是说要逼迫你一定要追求她,你俩不合适就散了,我这个当领导的还不至于那么迂腐,市里要从省分行贷款,那是公事,和你的个人私事是两码事,你俩能走在一起,那是更好不过,不合适在一起,那就没啥好说的了,年轻人,恋爱自由嘛。”

陈兴说笑着,想到旅游集团的事,陈俊宁一直在筹备这事,他放手让对方去做,还不知道陈俊宁进展如何了,至于市里要从省分行争取一百亿的信贷,陈兴知道沈青安纵使是答应

,跟一中一个俏寡妇在屋里偷吃时被其老婆抓住了,在学校里一顿大闹,当时那叫一个热闹啊,教职工宿舍都传遍了。

柳小雯从陈兴正对着的过道经过,她想放慢脚步,却被同事急匆匆的拉着走,‘哎’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跟同事说慢点,就走了过去。

陈兴抬头看了一眼,隐隐感觉到那张一走而过的脸有些眼熟,也没多想,旁边的县长朱光正和他说着丽山县经济发展有哪些实际困难,又有哪些优势,这种吃饭间的闲聊,气氛轻松,又能让下面的干部放松,不至于拘谨,陈兴的注意力也很快被朱光正的话给转移了过去。

治疗白癣风的医院在北京哪家好
湖南市治妇科的医院
哈尔滨精索静脉曲张哪里医院
南京看妇科哪些医院
天津中度慢性宫颈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