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妖精王的新娘另一个结局 第二十四章 另一个结局(二十四)

发布时间:2020-05-22 09:37:11 编辑:笔名

妖精王的新娘另一个结局 第二十四章 另一个结局(二十四)

“看来,你已经找到后备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语气里有几分调侃。

“不关你的事。”她冷淡地收起,走下楼梯,“你想好了吗?打官司也可以。”

“你的这间工作室我的贡献也不小,基本上去年是由我一个人负责所有对外事宜,现在你说一毛钱都不会给我,我怎么可能会同意?”

她睨视着他,冷冷笑着:“出轨男人还想要钱,做梦!”

他的眉尖一挑,也冰凉地笑道:“我是合伙人之一,是有法律文件证明的股东之一,现在就算撤资,现在该拿多少就是多少。”

她逼近他的脸,笑容越发冷酷,“我说过了,你一毛钱都别想拿到。一个结婚不过一年就出轨的男人,没有资格拿到我的钱。”

他是合伙人之一又怎么样,她就是讨厌他,一毛钱都不会给他。

“跟你这种女人是说不下去了,完全意气用事,你回头好好咨询律师吧。”他潇洒地一笑,拿起客厅沙发上的外套,刚刚打开大门,孰料一个带着香奈儿香水味的身穿范思哲定制辣款贴身套裙美女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美女天生丽质,五官异常艳丽,一头紫色波浪卷发,浪漫迷人,难得的是那双深色眼睛勾魂摄魄,仿佛还隐隐透出金色光芒。她此刻正挎着一个爱马仕款红色提包,撩着额头乱发,风姿极为优雅性感。

他惊异万分,以惊艳的神情看着她。他于三年前曾经参加过某跨国集团的年度大会,亲眼目睹过集团股东——来自某神秘欧洲小国的公主低调出席,那周身的皇室公主风范与气度让他至今难以忘怀,而眼前的这个美女的气质竟然远远胜过了那位皇室公主。

他看着她,整个人呆住,只觉得呼吸都要窒住。平生见过这样的美女,竟觉得哪怕下一刻就会出意外死去竟也值得。

“蔷薇,你怎么来了?”一道温和且疑惑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母亲,爱格伯特说你可能搞不定离婚,让我来帮你一下,他现在还在度蜜月脱不开身。”

母亲?他不敢相信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客厅里那个即将成为前妻的女人,这个艳光四射,具有皇室公主优雅高贵气质的美女竟是这个女人的女儿?

这怎么可能?他知道这个女人结过一次婚,但不知她的女儿都这么大了,这两人怎么看起来像姐妹?

“这样吧,程先生,”蔷薇笑嘻嘻地说着,“你不肖想着我母亲的工作室的钱,我们就不举报你前年曾在R&T公司利用财务制度漏洞,在采购品种药物上受贿两百万的事,你觉得如何?”

他猛退十来步,一直退到大门外的台阶下,不可思议地盯着这个来意不善的绝色美女。

蔷薇从爱马仕里拿出一张薄薄的单子,随手甩了过去,飘飘荡荡,顺着夜风落到了他的脚下。不用拾起单子,只看到单子边缘处的那道特有的朱红色线边和R&T的英文缩写,他就知道这是什么。

“不可能,”他像见鬼似的看着蔷薇,狠狠地瞪着她,“你怎么可能会有这张单子?”

刚才还觉得这女人美得近似公主,现在却觉得像邪恶的恶魔一般。

“奇怪吗?与你合作行受贿的人总有一些不安感,为求自保不得不秘密收集一些东西留作证据。他们不想死,自然你就得死了。”蔷薇脸上的笑容依然甜蜜,“两百万不过是小钱,我母亲的工作室的那点也是小钱,可你居然连这点小钱都要贪,实是可憎,也就外表装下清纯大方,也就只能骗骗我母亲这样的小女人了。”

他不再看向这个蛇蝎美女,而是转向客厅里那个清雅秀致的一直沉默的女人,“你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我你的女儿都有这么大了?”

这个女人终于说话,“你从来就没有问过我!”

蔷薇这时笑得更开心,脸上的两小酒窝清晰可见,更显甜美可人,“你在和人结婚前也不打听打听对方是什么人吗?她一个独身女人开得起国际级别的工作室,背后会没有人资助?我是她的女儿蔷薇?李,我的丈夫是全球多家知名跨国集团的核心风投投资人;她还有一个儿子,如今是时尚圈的设计师,英国皇室御用的时装设计师之一,更别提她儿子的新婚对象,还是欧洲知名的豪门家族的……”

“行了,蔷薇,”看着那男人越来越惨白的脸,她打断道,“你把关键的东西告诉他就可以了。”

那男人的眼里喷出怒火,正待说话,可没想到,贝多芬的《月光曲》再次响起,她的响了。

她看了眼屏幕,上面显示“韩美琳”,可她知道是他,暗叫不妙,直接掐断,“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她看向那个男人,“我女儿刚才说的话你听得很清楚了对吧?你要还是执意拿钱,就等着去坐牢吧。”

“那我当初投资入股的怎么办?你居然就这样吞掉我的钱。”男人不甘心,恶狠狠地怒问道。

“你当初从我工作室里捞的外水也不少,去年分红也几乎拿了一半,你还想要多少……”正气愤难当怒斥时,再次响起,她直接放在桌上,“你现在想从我这里拿到钱,做梦!一想到你做的那些事,没让你倒赔我的精神损失费算是你运气来了……”

当然,她也是很无赖的。当初这个男人确实真金白银地投资入股了她的工作室,而她现在却一概不认,要把这个男人扫地出门,同时一毛钱都不会给。但是这个男人也并不无辜,私底下不知道接了别人多少红包,把设计交稿的时间提前或者有技巧帮助别人压价,以较便宜的价格同意签约;他还利用采购之便,收受不少红包与多家供货商签长约。

正骂着时,没注意到蔷薇走进客厅,好奇地拿起她放在桌上的,“喂,哪位啊?”

听到里声音一刹那,蔷薇整个人呆住,眼里甚至出现惊恐的神色,这种神色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在她的脸上出现过了。

“我母亲啊……”蔷薇结巴着、慌乱地回答,“正在和她的丈夫谈离婚,两个人吵起来了。”

她的英语转瞬转变为精灵语言。

过了几秒,蔷薇又结巴着说道:“她啊,搞不定的,不是那男人的对手,所以我就来帮忙了……”

蓦地,手中的被突然察觉的母亲抢走,蔷薇反射性地夺回,一个不留神,怦地一下掉落在地毯上,一道华丽冰冷、浑厚有力、久居上位者的声音可清晰听到,“直接做掉就行了,不用那么多废话。”

“哦,好。”蔷薇连忙在地毯上蹲下身,慌慌张张地应承道。

站在不远处的那个男人和她的脸色顿时惨白,他虽听不懂里传来的语言,但凭着一股精明人向来有的直觉,他觉得里男人说的话与他有关。男人抹了抹额头突然出现的冷汗,惊恐地看着眼前这对母女,他到底是惹上什么人了,又是和一个什么样背景的女人结了婚?里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仅凭声音就觉得极其不简单?

她则是白着一张脸怒瞪着她的女儿,居然就这样把她的私事兜给了那个男人?她根本不想要那个男人了解她在这边的生活,更不想给那个男人一丝一毫的幻想。

自动断掉了。蔷薇拾起,抹抹额头的汗,惊魂未定。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一听到他的声音她还是吓得直发抖,犹如老鼠见到猫,不,比老鼠见到猫还要可怕。

“这不能怪我了啊,原本只是想要你不要缠着要钱的,但现在,”蔷薇把拾起放回她的手中,转头对那脸色惨白的男人道,“我母亲的另一个丈夫说了,要把你做掉。我不能不听他的话,他很凶的。”

他的脸色大惊,难道自己和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女人结了婚,所以其前夫一说“做掉”,其女儿就立刻应和,竟视为理所当然一样。

“你现在还和另一个男人有婚约?你同时和两个男人结婚?”他指着她问道,手指一直颤抖。

“早分手了,是他一直缠着我。”她说的是实话。

“他很厉害,除了我父亲外,我怕他。”蔷薇忍不住说道。

“他不是你的父亲?”他不敢相信地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我的父亲另有其人,他和我母亲举行过婚礼,虽然没有完全成功,是不是这样子的啊,母亲?”

听到蔷薇的问话,再想起刚才蔷薇适才在里说的话,她几乎要晕倒,看着他不屑地看着自己,一股怒气从心底再次涌起,“滚,滚,你们都滚!”

怦地一声,她甩上了房门,把他们全都关在了门外。

南京治疗男科费用
儿童健脾胃的常用药
阜阳牛皮癣专科医院
本溪治疗白斑病费用
湖北治疗白斑病费用
鄂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赤峰白癜风
铁岭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